首页 > 时政 > 正文

英国议员鲍威尔勋爵眼里的中国经济啥样

易1财经网_最全商业资讯 时政 2019-09-09 20:33:33

我要评论

随着习近平主席成功访英,中英在经济等领域的合作大步迈进。英国《金融时报》也于11月2日发文提及,中英双边关系迎来“黄金时代”。然而,这种“联盟”在几十年前的“撒切尔夫人时代”似乎难以想象。令人好奇的是,今天的英国人究竟怎么看待中英关系以及中国经济?

近期,在2015复旦全球领袖论坛期间,英国上议院中立议员、复旦管院国际顾问委员会副主席查尔斯·鲍威尔勋爵(Lord Charles Powell)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专访。鲍威尔勋爵当年(即上世纪80年代前后)曾担任英国前首相马格利特·撒切尔夫人的私人秘书、外交顾问和国防顾问,英国当时经历了巨大变革;眼下,现任首相卡梅伦掌管下的英国也正面临全球经济放缓的挑战。同时,他也可谓是几十年来中英关系发展的见证人。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外媒频频报道“英国是在质疑声中拥抱中国”,但鲍威尔勋爵始终是中英关系的忠实拥护者。

中国应该更勇敢地推进改革

“几乎令每一届英国领导人后悔的就是——没有更激进地推动改革。” 这是鲍威尔勋爵对于中国经济改革的首要建议。其实,当年撒切尔夫人大刀阔斧地进行国企改革也为中国提供了借鉴。

他回忆称:“1979年,英国社会、经济形势窘迫,罢工不断、失业率高企,撒切尔夫人几乎需要进行全面改革,包括改变经济运行模式,如使人们有能力买房,并采取减税、国企私有化等重磅措施,可谓是一次重大革命(revolution)。相比之下,其接下来的几任首相如布莱尔、卡梅伦就任的时候,形势更为有利。”

上个世纪70年代的英国已经陷入窘境,二战结束之后,英国形成了一种“中央集权、管理、官僚体制和干涉主义结合的政府风格”。 撒切尔夫人面临国企效率低、财政压力大等问题。由于工党长期执行的集体主义(collectivism)经济政策失效,导致公共财政开支不断增加,而国有企业生产效益差,反过来加剧了这种危机。

当时,撒切尔夫人也认为 “政府本身并没有钱,只有纳税人的钱”,因此必须削减政府的规模和公共支出。由此,撒切尔夫人将改革的大刀砍向了政府、工会、国企这样低效的组织。

尽管撒切尔夫人时代和中国当前所面临的国企改革背景、经济问题都有所不同,但核心都存在一些国企的低效问题。

鲍威尔勋爵告诉记者,“1979年前后,英国的航空、房产等多数产业都是国有的,此后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进行私有化,人们还需要适应和理解这一概念。我们也发现,私有化使得服务质量提高、成本下降,但如铁路等产业要进行私有化是很难的,不论是在美国、英国或是中国。”

谈到中国的国企改革,他也认为,中国已经下定决心推动经济向消费驱动型增长模式转型,“尽管改革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但有些推进的速度可以更快,如国企改革,至少在一个旁观者来看,推动速度还不够快。”当然他也承认,中英的政治背景不同,全面的私有化(full-scale privatization)难以实行,“但中国可以做的是进一步弱化政府在国企中扮演的角色。”

亚投行行长选金立群就对了

其实,促使中英关系迅速升温的“催化剂”当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文称“亚投行”)。2015年3月12日,英国不顾美国的反对,带头成为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国家,此后德国、法国、意大利等七国集团(G7)国家悉数加入,当前G7国家中仅剩日本和美国没有“入伙”。

“首先,我认为你们挑选了一位非常称职的候任行长,金立群在英国非常有名,这是一个极好的开端;其次,我认为对于亚投行而言,需要保证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使得该多边机构能够顺利运营。很显然,金立群在这方面拥有诸多专业经历,他曾就任亚洲开发银行(ADB)副行长、投公司监事长等;此外,我们更希望看到好的投资项目,这种项目不应该是为了建立某种国家关系或有所倾向性,而是应该真正着眼有利全球经济的项目,这样才能取得各成员国的支持。” 鲍威尔勋爵相信,美国和日本最终也会加入亚投行。

话虽如此,他也坦言,“但这一切也遭到了一些质疑声,例如有英国媒体说‘英国似乎与中国走得太近了’,美国也有类似的质疑。” 鲍威尔勋爵笑称,“我们的媒体自由化程度极高,什么都敢说。”

中国“溢出效应”有所夸大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不断加强。在8月11日人民币一次性贬值引发全球市场波动后,各大外媒也纷纷表示“中国经济放缓拖累全球”。

“对此,我并不想给出非黑即白的评论。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全球不少国家的经济形势在8月前就已经非常疲软,欧洲经济增长始终很糟糕,美国复苏也不如预期的那么强,因此不可能将问题都归因于中国身上。” 鲍威尔勋爵对记者表示。

当然,他也指出,中国在8月发生的波动的确让全球感到了紧张。“当前中国与全球经济高度融合,所以不可能撇开中国不谈。在我看来,全球媒体每天都在谈论中国,不管我走到哪里,只要打开电视,几乎都会看到谈论中国的节目。”

(本报记者李雪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