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阿里巴巴与中国经济新故事

易1财经网_最全商业资讯 商业 2019-09-20 20:38:29

我要评论

阿里巴巴与中国经济新故事第一财经科技关健 2016-05-10 21:20

记者关健发自上海

再过一周时间,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高疃镇的樱桃就要大规模上市销往全国,29岁的村淘合伙人邢华夏已经做好了物流准备。去年5月,她通过农村淘宝平台帮助周围几个村的种植户销售了6万多箱樱桃,销售额上千万元。与传统小贩收购的价格相比,每斤樱桃的网上售价可以高3~5元,这对于最源头的农民来说已经是不小的实惠。

与此同时,包括三只松鼠、特步电商等40多家品牌商已于本周由阿里巴巴协助商家上市办公室带队,集体赴深交所沟通IPO事宜。在此前一批由阿里扶持的拟上市企业中,像十月妈咪等品牌已经在阿里帮助下递交完IPO材料,等待上市辅导。该办公室负责人顾盈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阿里配合商家验证各维度交易数据,加快了他们提交财务资料的速度。

平行维度上看似不相关的这两件事正在因“新经济体”产生交集。阿里巴巴集团上周发布的2016财年业绩报告显示,阿里零售平台年度GMV已达3.092万亿元,超过沃尔玛成为全球第一大零售平台。3万亿的背后,是这个新经济体社会价值与经济辐射效应的不断释放。无论是具有广阔商机的农村淘宝,还是被定义为“网商”的群体,所扮演的角色仅是这个庞大经济体的N分之一。

本报记者从阿里方面得到的统计数字显示,阿里电商生态为年轻人带来了1500万个直接就业机会,以及3000万以上的间接就业机会;集团2015年缴税178亿元(不包括平台商家),同比增加63%,平台上10家核心商家去年缴税15.4亿元,淘宝和天猫店拉动新增内需所带来的上游制造业税收增长近1800亿元。在阿里巴巴未来十年梯队化的生态繁衍过程中,新经济体所激发的社会效应将成为拉动内需的新引擎。

村淘渗透

29岁的山东人邢华夏正在成为当地村民眼中最潮的致富带头人。去年5月,她带领一支35人组成的团队,帮助周围几个村的种植户在淘宝上卖了6万多箱樱桃,占到了所在高疃镇产量的两三成。由于每斤网上售价比小贩收购价高3~5元,周围越来越多的村民今年把货交到了她手上代售。邢华夏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她小时候,农民们每年5月份收获了樱桃后,就在村子里主干道两边摆摊等待小贩来收购,后来建了批发市场,就拿到市场里交易。但无论摆在哪里卖,作为最源头的种植户一样会忍受小贩们的压价,“这两年压得更狠了。”

2010年,电子商务专业毕业的邢华夏开始将经营了两年的化妆品淘宝店转型做农产品,买化妆品的人会顺便看看店里的樱桃。两年后,农产品开始有了起色,她索性开始专做农业电商。她在去年年底报名成为一名村淘合伙人,除了在春耕时节帮助村民在网上代买化肥,平时代买家用电器和生活用品之外,她更重要的工作是帮助农产品通过电商渠道进城。网货下乡激发了村民的网购需求,而农产品进城才是拉动当地经济的主要手段。

据阿里村淘团队最近对外公布的数据,截至财年第四季度(2016年3月31日),阿里在中国超过14000个农村建立了农村淘宝服务站。此前,村淘先后与国家发改委和团中央签约合作,鼓励青年返乡进行电商创业。就在上个月,河南姑娘王茜作为村淘合伙人代表,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总部,向埃及、印度等国介绍中国村淘经验。

和邢华夏一样,北漂回乡创业的黑龙江明水县人乔卫齐也在去年成为当地一名村淘合伙人,他已经通过村淘的年货节等大小活动帮助村民销售过东北大米、小米、黄豆、土鸡蛋、猪肉等特产。让他感到兴奋的是阿里推广的订单农业,消费者先下单,农民再去种植、养殖,过程中有当地村镇两级政府的背书,以及村淘合伙人的监督。

“我们在田头装了一组摄像头,消费者可以在网上看到粮食的生长情况。”乔卫齐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去年“双11”后,农村淘宝App上线了一个“乡甜农场”频道,主推各地可溯源的优质农产品进城。他把当地的黄豆放在这个平台上预售。先付款,等黄豆成熟后,每个月定时发货,连发一年的销售模式得到了一些城里消费者的追捧。

用阿里巴巴副总裁、农村淘宝事业部总经理孙利军的话说,做下行(网货下乡)是为了更好地做上行(农产品进城)。下行通,则物流通;物流通,则上行通。本报记者了解到的一个普遍现象是,农村到县城这段物流成本是制约农村电商流通的一个掣肘,有时甚至会高于农产品的单价。菜鸟深入农村的目标之一就是降低这个二段物流的成本。目前村淘落地的300多个县域物流在补贴下,已实现县域到农村3公斤以下包裹从此前平均15元下降到将近4元。

去年5月卖樱桃时,邢华夏根据目的地属性选择了不同的物流方式,送往东部地级市的走顺丰空运发货,送到快递网络欠发达的县城就采用成本更低的全程冷链车运输。菜鸟的冷链物流今年已铺设到她所在的村镇,她这次打算一部分用菜鸟来发货。

与经济富庶的烟台相比,乔卫齐所在明水县是大兴安岭南麓国家级贫困县,之前只通邮政EMS,现在菜鸟的卡车每天会将村民的网购货品集中送到这个县的50多个村淘服务站,再由合伙人组织人手派送到村民家中。一个可喜的趋势是,由于当地农产品的网购单量不断增长,一些像百世汇通、韵达等快递公司也开始到村镇上集中揽货。

阿里巴巴集团CEO,同时也是菜鸟网络董事长的张勇称,目前每一个村淘业务所在的县都有一个菜鸟服务中心,等于菜鸟已经在农村的县一级布下了运营中心。按照村淘“3~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的计划,村淘借助阿里生态最终要实现的目标是“智慧农村”。

事实上,跟随村淘电商业务进村的不仅有物流,还包括蚂蚁金服等阿里生态中的其他角色,比如:网商银行联合芝麻信用深入农村,与邮储银行、农信社等当地机构探索信用合作,通过旺农贷为农民提供小额贷款;淘宝教育深入农村解决当地留守儿童教育问题;阿里健康与医院合作在村淘站点做远程医疗等;未来像阿里旅行、阿里云、批发贸易等业务也将接入农村。

新网商的“成人礼”

就当村淘合伙人在农村忙着探索电商新经济的同时,一批一二线城市的网商、淘品牌老板正在集中推进IPO进程,就像一场新兴商业体的成人礼。5月9日,40多位品牌商户负责人随阿里巴巴协助商家上市办公室赴深交所沟通上市事宜。顾盈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现在有近百家企业找到阿里加入这个团队,总体估值和阿里集团估值相当,其中既有完全从天猫上孵化出的网商,也有转型的线下企业,其中有的打算先上新三板再转主板,有的是母公司已上市,想把电商部门分拆独立IPO。宝尊电商等已上市企业还将和这些企业分享经验。

今年3月,骆驼、御泥坊、韩后、阿芙等10家企业的负责人在西湖一条游船上向阿里方面提出了他们在上市过程中的需求,当时这个办公室刚刚成立。事实上早在去年,像茵曼、十月妈咪等商家就曾频繁地找到阿里小二,请后者提供它们在平台上的交易数据,随着这批网商IPO计划的增多,这类普遍性的需求越来越多。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当成立这个办公室的提议汇报到张勇那里时,一向重视商家的张勇说了一句,商家上市甚至比阿里上市还要重要,提议由此被通过。阿里各业务线、财务、法务、数据安全的人手随即被抽调到这个新团队中。

近日,包括十月妈咪CEO卫达在内的多位拟上市企业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大部分甚至全部交易通过电商渠道完成的这批企业来说,GMV数字的核实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程序,账期的统一等问题,让习惯了审核企业线下销售额的交易所审核员也感到困难,阿里发挥的最主要的一个作用是帮助商家审核交易数字,以及上市的经验辅导。

曾顺应时代创造出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深交所方面表态称,将继续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创新创业服务体系,增强电商等新兴企业对资本市场的认识与理解,共同营造良好的支持创新创业的市场环境。

见证了上述10家企业对阿里发起IPO扶持倡议的中泰证券董事、总经理卢戈说:“这只是一个大时代的开始,上市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该有的,阿里的生态发展到一定阶段,客观上也成为了一大批企业的上市孵化机构,这与类似亚马逊这样的商业模式有着本质区别。”

商家集中IPO背后,是一大批被称为网商的新经济角色在电商平台上从无到有、衍生壮大的过程。来自安徽芜湖的三只松鼠是一家定位于纯互联网食品品牌的企业,它在2012年6月上线当年即实现销售收入3000余万元,2015年“双11”单日销售额达2.66亿元,全年销售额破25亿元人民币。像三只松鼠、百草味等零食电商也改变了传统的干果、零食的销售模式,聚合零散的产业,让这类食品销售更加标准化。

网商自身崛起的过程中,其身份也在经历转变。前几天,韩都衣舍董事长兼CEO赵迎光在微信朋友圈上回应别人提问说,运营了18个自有品牌的韩都不是一个代运营角色,它是“教练”而非“销售员”,它给合作伙伴在产品企划阶段做内容辅导,针对互联网特点做出调整,给对方提供全运营规划。网商中正在孵化出新形态。

张勇此前在一次阿里内部夜校课堂上说,阿里巴巴现在的战略实施落点是“上天入地,张开两翼”,上天是指淘宝无线化,入地是指天猫改造线下商业;而两翼分别是跨境电商和村淘。他不久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中国零售业90%的交易额是非互联网产生的,通过电商改造线下商家,拥抱互联网生态,是实现下一个3万亿、进一步拉动内需的途径。

随着阿里巴巴全球化进程不断推进,海外知名品牌商、大型商超、在线零售平台、邮政物流、银行等也纷纷加入了这一生态。包括银泰、微博、高德、苏宁云商、优酷土豆等合作伙伴的加入,使得阿里生态圈范畴扩展到传统商业以及其他互联网领域,为社会大众带来更加丰富和更具品质的服务。

就业与纳税的新锐大户

5月,北京交大联合阿里研究院和菜鸟网络发布了一份《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统计显示,目前全国社会化电商从业人员总数为203.3万,近八成为农村人口。其中快递员、站点仓库操作人员、基层管理人员等一线员工数量为163.6万人。六成快递站点的电商物流件占比超过50%,五成以上站点工作人员工资水平在2000~6000元之间,快递员工资年均涨幅为8%~10%左右。

快递业的繁荣是平台电商释放社会效应、拉动就业的一个缩影。自2004年初至今,李克强总理先后7次称赞快递行业对带动就业、降低物流成本方面的作用。在今年一季度完成百亿元融资的菜鸟网络,与合作伙伴的物流线路已经覆盖到全球224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2800个县区,全中国超过70%的快递包裹都在菜鸟数据平台运转。随着村淘渠道进一步下沉,落地配、众包、仓储等末端物流领域还将吸纳更多劳动力进入。

以高校为例,随着菜鸟网络末端业务之一的菜鸟驿站在全国高校布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和小型第三方快递公司加入进来,负责校园驿站的运营。据测算,目前校园日均包裹量占到社会总包裹量的10%~15%。菜鸟驿站校园渠道大区总监曹飞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菜鸟每年在校园驿站上的投入是亿元级别,“之所以下这么大力度,是要做好最后一公里物流体验,吸引更多人在淘宝上二次消费,这个在逻辑上是说得通的。”同样,菜鸟在农村县村二段物流的布局投入,也将为拉动农村经济扫除流通障碍,并带动更多人返乡就业。

据中国就业促进会去年发布的《网络创业就业统计和大学生网络创业就业研究项目报告》,2014年阿里电商平台上共有大学生创办的网店300余万家。而线上创业的低成本和高效率,也使得线上创业成功率超过线下。

作为开放平台,阿里巴巴构建的生态圈包含广大商户、第三方服务商、淘女郎等各种衍生新职业、物流公司、仓储公司以及生态圈其他合作伙伴。这些都依托平台展开业务,拉动大量的就业、创业、创新以及税收。“一家年销售500万件服装的大卖家,大概需要和十几家小型工厂合作,背后的员工有近千人。”东莞市影尚服饰有限公司创始人万向述称。

今年全国两会上,三只松鼠的纳税表现获得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肯定。这家依托电商模式进行销售的公司在2012年初创时仅缴税12.5万元,第二年增至近600万元,2015年达到4300万元,连续三年翻几番增长。2011年上线的杭州零食电商百草味2015年销售额突破12亿,纳税4400万。马云在2月份的亚布力论坛上表示,如果去全国各地调查,在各个县市各个省里面,前20家盈利的大户里会有很多是淘宝和天猫店,这是中国正在诞生的新实体经济。

阿里2016财年业绩显示,被阿里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称为“核心现金流”业务之一的零售电商平台仍保持着34%的年增长率,这给“新兴引擎”业务(比如阿里云)和“长期战略投资”(海外电商、娱乐等)业务提供了宽松的成长空间。在这个梯队式生态繁衍的过程中,新经济体对社会零散业态的聚合将持续释放消费潜能。

回到顶部